EN [退出]
水神汉化组>中国新闻

_男子11年前抢劫杀人 漂白后任镇安监所副主任

2017-10-18 20:30
秦朋的母亲独自在家,她没想到儿子会犯下如此罪行-华商晨报华商响网主任记者 李战洲 摄

秦朋的母亲独自在家,她没想到儿子会犯下如此罪行-华商晨报华商响网主任记者李战洲摄

是演出,总会谢幕。

11年前抢劫杀人后,秦朋成功地把自己漂白,先后担任了村委会主任、大石桥市汤池镇安监所副主任。

11年来,秦朋是单位里的好员工,母亲眼里的孝顺儿子。

然而随着一起绑架案的败露,让秦朋走下舞台,成了他的谢幕演出。

安监所副主任

竟干绑架勾当

据公开资料报道,流传于坊间的说法是,秦朋先是痴迷于彩票,后来干脆玩起六合彩,并投入很大,导致债务缠身

21日中午时分,中秋过后的大石桥市汤池镇镇政府门前小广场略显冷清,一个老旧的篮球架孤零零地立在广场上。

一年多前,汤池镇安监所副主任秦朋因绑架被抓的消息,在这个三万多人的小镇上掀起波澜。

今年9月初,秦朋被判处死缓的消息让这个名字再次成为小镇人关注的焦点。

“虽然和他不熟,但他总来饭店,知道他是安监所的头头,又瘦又高,文质彬彬,喝酒不多,爱抽烟,偶尔还能看到他投几个篮,谁想到他能犯这么大的案子!”镇政府附近一位上了年纪的饭店服务员低声告诉记者。

“汤池多少年没出过这么大的事情了,简直捅破天了!”一家农资店老板同样压低了声音跟记者说话。

在汤池镇政府,当记者问起秦朋,工作人员都以“尽人皆知,不是啥新闻”含糊作答,声音同样很低,愿意多说话的人会带着惊愕的表情附和一句“多亏我没钱,要不早被他盯上了”。

秦朋案发之所以在当地引起轩然大波,与他的公务员身份不无关系。

汤池镇政府行政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秦朋今年39岁,家住汤池镇二道岭村,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。

2006年通过竞选,秦朋当上了二道岭村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。

几年后,秦朋赶上了好机会:在村委会任正职几年以上、40周岁以下,可以放宽条件报考公务员,他“一把”就通过了公务员考试,被录用到汤池镇政府,并从普通科员干到安监所副主任。

据公开资料报道,秦朋虽然是政府部门领导,但收入并不高,每月工资两三千元左右。

流传于坊间的说法是,秦朋先是痴迷于彩票,后来干脆玩起六合彩,并投入很大,导致债务缠身。

为了摆脱困境,秦朋把目光瞄准了17公里外大石桥某服务中心经理李某。

2012年7月,秦朋和朋友崔某预谋,决定绑李某。经过一段时间跟踪,两人弄清了李某的活动规律。

2012年9月7日晚,两人在大石桥市某服务中心门口“蹲守”,见李某开车出了服务中心,两人开车紧随其后,当车开到一所学校附近时,秦朋假冒李某的朋友给李某打电话,说他的车牌马上要掉下来了。

李某下车查看,秦、崔两人按住李某,一人用刀扎进李某胸部,一人用胶皮棍打李某的头,随后二人把李某拖上车,并给李某戴上头套,用事先准备好的手铐铐住李某手脚。

转悠了几小时后,他们又把李某拉回市内,威胁李某要“借”500万。李某说卡上有200多万,不够的可以给朋友打电话借。

9月8日早上,秦朋和崔某开车把李某拉到另外一个小区,两人在车外商量如何取走200万,由于大意,二人的车没有熄火,求生心切的李某偷偷挤到驾驶员位置,一脚油门逃出险境。

李某报警,两人被抓。

绑架案牵出

抢劫杀人案

秦朋在法庭上供述:看到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赚钱,他十分着急,非常想有一台大货车跑运输,却没有资金,于是萌生了抢车的念头

就在小镇的人们为秦朋的举动愕然时,随着绑架案进一步深入审查,一个更令人震惊的消息传来:早在2002年,秦朋就曾抢劫杀人!

抢劫杀人—村支书—安监所副主任—绑架案……

“怎么会这样呢?杀人犯就是我的同事?”汤池镇政府工作人员似乎至今不相信这件事。

几名工作人员得知记者的来访与秦朋有关,纷纷表示“与他不熟悉”,并告知记者“某某与秦朋关系较好”。但当记者找到对方,对方却表示“别问我,我跟他关系一般”,随后又把“皮球”踢给别人。

汤池镇素有“辽南瓦刀第一乡”之称,长期以来,那里的农村男剩余劳动力多从事土木建筑工作,常年游走于全国各地。

二道岭村村民告诉记者,秦朋早早就学会了开车,他对瓦匠这个工种似乎有些瞧不起,曾有人劝他一起干,他说“干那个有啥出息,整天一身灰一身泥的,啥时候是个头?”

2002年,28岁的秦朋在外打工,彼时,秦朋家里并不富裕。

村民们回忆,也是在那年七八月份左右,秦朋把一台大货车开回了村子,说是打工赚来的。

“当时真是羡慕,看人家小小年纪,这才出去几年就买了车,这小子将来准保有发展。”一名姜姓村民向记者回忆说。

但情况并非如此。

秦朋在法庭上供述:看到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赚钱,他十分着急,非常想有一台大货车跑运输,却没有资金,于是萌生了抢车的念头。

2002年6月,他来到大连,打算抢劫一辆大货车,先后给几家配货站打电话,说自己要用车,均没有得手。当年6月中旬的一天,他来到烟台寻找作案目标,当天,吕某驾驶货车正打算往大连市金州区送货,秦朋说他在金州有一批货要外运,需要用车,两人谈好价格,秦朋先回到金州等候吕某。

次日晚间,秦朋和吕某在金州见面,并将其骗到金州区一家宾馆入住,半夜,秦朋用事先准备好的锤子将吕某打死,抢走了他的手机和1000元现金,之后把车开回大石桥,跑起长途运输。

警方在案发现场提取了烟头上的生物信息,但此案一直没有侦破。

秦朋绑架案案发后,警方通过对比,确定秦朋就是11年前金州杀人劫车案的嫌疑人,秦朋对此供认不讳。

秦朋靠着这台大货车,几年后积累起他人生的第一桶金。之后,他又买了几台车。2005年,他卖掉那台大货车,和朋友入股经营一家小医院。

2006年,秦朋在二道岭村当上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,彻底漂白自己。

在汤池镇政府工作人员眼里,秦朋从进入政府到案发的6年间,就是一个“不折不扣”的好同事。

“一劳本神,兢兢业业。”同事们如此评价秦朋在工作上的表现。一名工作人员举例说,每逢大雨,秦朋总是第一个冲到矿场检查尾矿安全,工作从未让领导操心过。

“热心肠,讲义气。”是同事们对工作之外秦朋的印象,不论单位男女老幼,家里有个大事小情,即使不跟他打招呼,他也到位,嘘寒问暖。

正因为如此,汤池镇政府特意准备了一份证明材料,证明他在单位表现良好。但公诉机关认为这份材料与证据无关。

母亲烧掉他所有照片

“留着那些东西干嘛,看着恨得牙根痒痒,还心疼!”

汤池镇政府向南2公里左右,坐落着二道岭村。

村民至今仍叫秦朋“小三儿”,秦朋在家排行老三,他上面有两个哥哥,与两个生龙活虎的哥哥相比,在相亲们眼里,儿时的秦朋“不显山不露水”,并没有给他们留下太深的印象,“蔫吧淘”是相亲们对秦朋最多的评价。

“堵人家的锁头眼,狗一叫就能给他吓跑。”有村民告诉记者。

长大后的秦朋逐渐改变着乡亲们对他的印象:话开始多起来,点子也多,爱谈论国家大事。

乡亲们告诉记者,秦朋多年前离婚,儿子判给了前妻,之后又搞了对象,并在大石桥市内居住。

2006年秦朋当选二道岭村村委会主任、党支部书记着实让有些乡亲意外。

在当了两三年村委会主任后,秦朋就到镇里上班了。有村民表示,回忆不起秦书记在任时究竟为村里做了哪些大事。

“村里就这一个吃皇粮的,好好的孩子,咋就不走正道呢?”村民们惋惜。

二道岭村西街惟一一间白色瓷砖罩面的砖房很显档次,现在,秦朋的母亲住在这里。

偌大的屋子里空荡荡的,73岁的老人独自弯着腰坐在炕沿上抽着旱烟。

“哪辈子作孽了,养了这么个儿子!”老人咬着牙,眼角掉下眼泪,嘴里骂着脏话。

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虽然她认为“这事是儿子干的,与自己无关,脸上没啥挂不住的”,但承认自从秦朋出事她很少出门,多数时间侍弄后院的园子,待在屋里给孙子孙女做饭。

虽然她发现案发后有人开始“非议”秦朋,但在她眼里,儿子仍然是个好人。

在老人的印象里,秦朋虽然胸无大志,从小学习也不十分努力,但考上了夜大,跟村里大多数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的同龄人相比,这让她很自豪。

即便是进了镇政府后,秦朋几乎每天中午或者下班后都要到村里看她一眼后再回大石桥,孝顺儿子几乎每次都不空手来,她爱吃啥给买啥,农忙的时候还挤时间帮她做农活。

她时常嘱咐儿子好好干,当领导手脚要干净,秦朋每次都说“妈你放心,咱家又不差钱”,这让她很放心。

从去年秦朋被抓至今,老人一直没去看儿子,她甚至烧掉了秦朋所有照片,从儿时到现在的,现在,家里找不到半点秦朋的影子。

“留着那些东西干嘛,看着恨得牙根痒痒,还心疼!”老人念叨。她说,自己怕是等不到秦朋出来那天了。

结束采访时,屋里的电子钟滴答报时。“12点了,往年这个时间,他一准会回来看看我,吃个后院的梨。”老人流着泪对记者说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58997.xawdt.cn/article/20171013/yyw5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0-18 20:30

马桶c  爱趣彩官网地址  神行者平板电脑怎么样  adobe reader所有版本  迪丽热巴ins  银河女黑侠讲什么  频繁入梦  regret  浙江万里学院很差吗  初中运动会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男子11年前抢劫杀人 漂白后任镇安监所副主任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美妙天堂第五季新角色